那是两年前的事了,我还是个火药味十足的莽莽青年,
当时的我就已经十分有经济头脑了在毕业3年后,
2001年的一个夏天我听说上海因为举行APEC而变得十分的妖娆和MODEN,
于是就想去看看顺便去考察一下做什么生意比较好,
去发现一些商机。

下定决心排除干扰后,我就独自一人到上海去呆了一周时间,
期间顺道去了附近的苏州杭州然后返回上海,
坐飞机回成都当我登上返回成都的国航飞机时,
心里还真不是滋味真的有一种成都是个小城镇的感觉,
而自己在做了几天上海人后又要回到这个小城镇了
真的不爽。

记得在南京路上我没看到好八连,到是看到不少漂亮的少妇,
上海的少妇皮肤还是可以而且打扮也和成都的差不多,
所以也没给我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印象特别深的倒是在淮海路的一次偶遇。
那时我到淮海路去泡了一次酒吧,认识了一个女人,
性感得不得了超短裙刚好勒住屁股,肉丝袜子衬托出美好的身材,
一聊居然是四川绵阳的人,我和她一下子就亲热多了,
看来在外面的四川女性还真不少!难怪江山如此多娇!当然
我当晚就把她带到我下榻的一家小旅店给干了
那天她很高兴说见到老乡分外亲热也分外卖力。

话说我坐到了飞机上,是A320空客,挺舒服的,
空中小姐也很不错风韵而又彬彬有礼像小日本,
空中小姐其实也很骚的我早就听说好多空中小姐都被外国 人干过,
那些外国人坐飞机就递个条子给空姐,上面写了联系电话,
下次他来这个城市的时候就和空姐联系操逼的事宜,
只要你身份够大腰包够鼓一般都能操 到,真的。

一上飞机我就发现自己坐在靠窗的位置,
我的旁边坐的是一个看上去25岁左右的女人穿着短袖衬衣,
下面穿着淡黄色的裤子裤子比较小,勾勒出良好的身型,
该少妇长相不错挺诱惑的,略施粉黛,好象是个白领。

我窃喜旁边又有了个兔子,心里盘算着能不能吃她。
说实话不是每次都能搞到,因为不是每个少妇都饥饿。
飞机刚爬到它想要的高度,那个少妇就开始不安分了,
只见她时不时地往我这边的窗外看窗外有什么看头?全是云。

而我则拿起在上海买的报子看了起来,过了一会,
她向我要报子看
我心想:
你先动手了索? 于是我假装客气地把报子给了一张给她,
只给了一张这样她就会不停地和我交换报子,
中途我就不停地有机会接触她的手吃她的豆腐。

结果她很喜欢,翻了两下就跟我换,就给我摸一次,
而且还用火辣辣的眼光挑逗我。
我简直不敢相信天下有这么淫荡的女人。
然后我们就开始交谈,知道她的名字了,
我叫她王姐32岁,是个高级白领,开了个广告公司,
先生是个台湾人这次她到成都是和一家企业谈在上海做宣传的事宜。

我们谈上海,谈成都,然后谈生活,在谈到生活时,
她明显不是很兴奋了谈到她的生活,她就更加的不兴奋,
好象有什么不愉快一样但因为当时我们在飞机上,
没有仔细谈更多地谈了些关于生意场里的一些事。

下了飞机,由于她接的业务其实也不是很大,
所以没人来接她而我则是空手道,单操。
所以我就自告奋勇说给她当向导安排她到酒店,
我起初以为她会拒绝但没想到她非常非常高兴地接受了,
看着她十分愉快的样子我才知道什么是喜出望外。

她带的行李不少,包括许多很重的广告策划案例,
所以我其实也有必要帮她拿其实这个骚逼在事业上还是很有一套的。
在侯机大厅外打了个的,我就把她送 到了成都的紫葳酒店,
她开了一个标间然后把一些行李寄放后,我们就上去看了看房间,
她表示满意这时我们都觉得肚子有点饿了,这才想起是下午6点过了。

这时我就准备告辞,心想如果有机会在联系她吧,
反正我又知道她住的地方可以打电话,但她极力挽留,
说洗个澡就去吃饭于是她就去洗澡,我则走到过道上给家人打了个电话,
说已到成都现在在朋友家今晚可能回不来了。

她起码洗了一个小时,我都开始怀疑她是不是藏胞了,
等她再次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她穿得比较性感,
短裙吊带上衣,看上去一幅马上要去接客的样子,
我坐在床边看电视发现她出来了,连忙说抱歉抱歉,
我不是故意的
她说:
坐!坐!不要客气! 于是她走到我面前,
埋下头在我对面的床前理她换下的衣服,我突然发现我可以看到她的乳沟,
原来她的乳房真的很大!难怪台湾商人要娶她。

这时她瞟了 一下我,发现我在看她,但她假装没看见,
继续理她的衣服。
我仔细打量起她来,眼光开始带有野性,发现她其实是一个很标致的少妇,
长发包在头上面颊微红,很好看,大眼小嘴,
很温顺的样子我心想要是我有这么一个开公司的老婆该多好! 她理完衣服了,
她抬起头我仍然盯着她,
我说:
你真美!她微微笑了一下,
但笑容略微有些苦涩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发现她的奶子有些涨了,
把比较紧的吊带都撑圆了所以我能察觉到,我知道这个时候这个女人,
想要了。

我于是试探。
走到她的面前,
说:
王姐,你好丰满!她对我笑了笑,

答:
是吗?你是说我胸部还是臀部?我见她在挑逗我

说:
我摸摸就知道了。

于是我就用 左手摸她的胸部,右手摸她的臀部。
她没有反抗,而是一下子就象解除武装了一样,
微闭上眼睛头靠在我肩上。

我问她:
王姐,你的婚姻生活不幸福吗?她恩了一 声。

我说:
那我来满足你,好吗?她不出声,

过了半天才说:
你轻点。
我勐地抱着她,吻起她来,要不是我的裤子质量好的话,
早就被我的鸡吧给顶穿了我一下子把她压在床上,
隔着裤子用鸡吧顶着她的阴部两手抚摩她的奶子,
舌头在她嘴里侵犯就这样,我把她挑逗得淫水直流,
放荡地不停扭动臀部。

在吻了好久之后,我突然把她的双手举在她脑后,
并拉起她薄薄的吊带衣拉到她腕部的位置捆住她的手,
她见我把她的手捆住了就更加的发情了,两只大奶子不停地晃动。
这时我一把抓住她的短裙,褪到她的脚踝处,
然后把她的双脚整个地推到床上把脚踝压到她的手踝处,
再用她的手踝处的吊带系住套在她脚踝上 的裙子
这样她就仰在床上两只脚被捆在头顶处,诱人的阴户就彻底暴露在我面前,
随时待命。

为了安全起见,
我问她:
愿意吗?她点点头,

说:
继续…… 我于是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露出大鸡吧从床的另外一侧爬上去,把鸡吧放在她口中,
然后我趴下嘴就贴在她留了很多水的阴户上,
我像吃稀饭一样拼命地舔吸着还把舌头伸进她的骚逼,
发现她的骚逼其实很紧肯定是很少被操,作为一个少妇,
还保持如此紧的逼不骚才怪呢!于是有着一份同情的心,
我把舌头伸得更深了。

这会她开始叫了,叫我快点,快点,我知道她的意思。
于是掉过身,把鸡吧在她的逼门上磨,但就是不进去。
大概磨了十分钟,她的声音开始变得像发情的母猫,
恳求似地要我快点插进去我说我插进去可以,
但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她问什么条件,我说在前十次插入中,

我每插一次她都要说声:
谢谢!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说:
好好好你快插。

我于是两手叉开,腰腹一沉,滋的一声一直给她抵到了子宫顶端,
她“啊~~!“的一声非常的痛快,
然后说到:”谢谢!“ 我慢慢地抽出鸡吧,
大龟头在她的阴道口磨了几下然后又是一挺,
又是抵到子宫顶端我的睾丸都快进去一部分了,
她又叫了一声却没有说谢谢,
我于是说:
你不说我就不插了!她赶忙说:
“谢谢!” 我就这样慢慢地插了她十次,
她说了十个谢谢
然后说:
“想不到你们成都男人这么坏!”我说:
“什么坏?是厉害!”她咯咯地笑了,
然后我趁她笑的时候狠命地抽插,这是她的笑声和呻吟声交织在一起,
把我消魂惨了! 我用了很多姿势干她从前面,
从后面侧面,然后让她跪在床上,我站在床边操她,
然后又在浴室里让她双手抚着梳妆台,我对着镜子操干她,
总之那天下午从七点过一直干到晚上九点左右
最后我都累得快不行了。

我和她一起摊在了床上,都饿得不行了,
小睡了一会后我们就穿戴好,下楼去吃东西,
由于我实在饿得不行所以就到对面的肯德鸡去吃快餐,
我记得我当时吃了很多很多从来没这么饿过。

回到酒店,我们开始打开电视聊天,得知他丈夫台商平时很忙,
难得陪她经常往返于上海和台湾之间,而且他丈夫在外面又有女人,
比她年轻漂亮所以她很少和丈夫温存。
她说这次在成都遇到我真是很高兴,
她边说边握着我的大鸡吧说:
它要是能天天喂我就好了。

于是我们又开始干了。
房间里充满了目前还认为是淫秽的语言,和放荡的笑声,
以及饥饿少妇极度兴奋时的呻吟。